比特幣全球賽局開始–台灣的戰爭保險?

比特幣作為全世界最中立的貨幣,不會拒絕任何國家、沒有任何貨幣控制或外匯制裁,未來只會有更多國家需要加入,而薩爾瓦多、中非作為早期參與者,未來將獲得不成比例的優勢跟好處,或許均有機會翻轉其過去悲慘、貧困的歷史,躍升為Web 3.0的新加坡、以色列。

中非共和國總統辦公室正式宣布,中非已通過將比特幣列為法定貨幣,成為繼中美洲薩爾瓦多之後,世界上第二個以比特幣為法定貨幣的國家。
中非國會議員今天一致通過法案,將比特幣和中非法郎(CFA franc)並列為法定貨幣,並將加密貨幣使用合法化。
中非總統府公文說道:
「國民議會已確立比特幣成為中非共和國的官方貨幣的法案。
同時我們也是全世界第一個同步通過加密貨幣的管理法案的國家。
國家元首將支持,且盡一切的努力,使我們中非共和國成為最勇敢而有遠見的國家⋯。」

中非共和國悲慘的過去

像是在非洲按下「置中」功能的中非,它的位置決定了他過去歷史的命運,你可能不知道,中非人口有535萬人,過去中非一直是殖民帝國為販售黑奴必經的交通要道。一直到近代獨立建國,中央跟地方間仍戰亂不斷,至今仍是全世界最落後貧窮的地區,全球189個國家人類發展指數(HDI)排行中,中非共和國名列188位,GDP也是長年吊車尾,2020年中非共和國GDP排名187名,世界銀行估計,中非有75%生活在赤貧之中,中非的公民平均財富每年只有659美元。

中非可以說是絕對的魯蛇國家。

在此悲慘的歷史背景下,中非選擇採用比特幣,並且與自身發行的貨幣並列,跟薩爾瓦多不同(美元與比特幣並列為法定貨幣),這將再次給全世界一個震撼教育。

但目前仍有許多反對論者,首先是針對薩爾瓦多

薩爾瓦多的《比特幣法》(Bitcoin Law)於2021年9月7日生效,上路滿月後,總統布格磊(Nayib Bukele)宣稱,當地擁有加密貨幣錢包的民眾,已經超越擁有傳統銀行帳戶的人數。然而,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最近發布的調查研究批評:

比特幣在日常交易中的使用率很低,以擁有銀行帳戶、受過教育、年輕人和男性群體居多。

並表示,雖然薩爾瓦多正式賦予比特幣與美元同等的合法地位,但實際有在使用比特幣的民眾並不多,在下載了官方推出的加密貨幣錢包Chivo後,僅20% 的受訪者有在繼續使用;11% 的受訪者表示有減少較以往少刷信用卡。
報告還指出,目前只有 20% 的商家、企業接受比特幣作為支付方式。去年有媒體實地走訪薩爾瓦多發現,除了麥當勞、星巴克等大型連鎖店,只有少數商家接受比特幣支付。

但在我看來,20%的商家採用率(接受比特幣支付),對比法案通過不到半年的時間,這個採用速度已經相當迅速,台灣行動支付花了近二十年,國家政策的大力支持才走到67%的普及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也持續反對任何國家採用比特幣,包括IMF執行委員會公開呼籲中美洲國家薩爾瓦多停止將比特幣列為法定貨幣,並縮減《比特幣法》的範疇,稱該貨幣具有「巨大風險」。
比特幣反對論者也會說:

  1. 沒有多少人使用比特幣
  2. 只有小國家使用比特幣
  3. 只有兩個國家採用比特幣⋯

但在我看來,比特幣國家採用的突破點已經出現,比特幣的國際賽局已形成,國家貨幣的概念已經被打破,小國家可以選擇比特幣作為美元避險,人民在戰爭時可以選擇比特幣作為逃難資產。結果會是,許多國家就算不情願,也變成不得不加入,包括台灣。

不同的比特幣國家賽道

其實國家直接將比特幣列為法定貨幣,是一個最激烈,強迫所有人民使用比特幣的方式,不一定適合任何國家,也不一定對該國經濟有直接正面效應,因此我們看到目前率先採用比特幣為法幣的國家,都是小國,而且極度貧窮,或是國家貨幣政策出現重大缺陷,才敢冒著被各國制裁的風險用上這張牌。

美國、英國、日本及新加坡不太可能直接將比特幣列為法幣,因為比特幣將直接競爭自家貨幣,並對整體經濟活動影響過大。而其他經濟高度發展、金融服務滲透率高的國家,也不適合如此,需要思考其他方式,以下介紹不同的比特幣採用國家賽道:

1.加密貨幣法制化

把人民使用加密貨幣的實際經濟活動,納入到各自國家的法制當中,結合原本金融活動、投資、經商、甚至稅制,讓人民可以自由、順利地開展加密貨幣相關經濟活動,也是一個可以活絡當地經濟,間接採用比特幣的作法。

例如以離岸金融中心而聞名的中美洲國家 — 巴拿馬(Panama)國會已經通過了一項法案,旨在規範加密資產的使用和商業化,允許公私部門、民間使用加密貨幣,法案雖然並未將任何加密貨幣列為法定貨幣,但允許民眾使用加密資產作為支付手段,並且將加密資產視為境外收入,根據巴拿馬的稅收制度,意味著進行加密資產交易將不會被課徵資本利得稅。

巴哈馬此舉估計將大舉吸引大量加密貨幣集團進駐,吸引國際資金投資。

2.央行主權貨幣儲備選項之一

據世界黃金協會(WGC)統計數據,過去10年各國央行的黃金儲備增加4,500多噸。由於大規模的貨幣寬鬆政策不斷增加美元的供應,美元兌黃金的價值大幅下跌。儘管美聯準會(Fed)開始收緊對信貸的控制,但其他國家央行儲備仍轉向黃金,反映各國央行對全球以美元為基礎貨幣制度的擔憂。

波蘭央行總裁格拉平斯基(Adam Glapinski)於2021年9月解釋,增加黃金儲備的理由是,黃金與任何國家的經濟實力沒有直接聯繫,可以承受全球金融市場的動盪。而早有許多專家強調,比特幣未來將成為主權貨幣儲備選項之一,因為黃金目前扮演的角色,比特幣亦可以完美複製。
其中BitMEX 創辦人 Arthur Hayes更強調,西方國家在烏俄戰爭中,決定以金融制裁全球最大的能源與商品生產商,將自陷於長期通貨膨脹惡夢中,並將助長比特幣成為各國主權貨幣的儲蓄組合內,與黃金並列,削弱美元、歐元的地位,並大幅推升比特幣的內在價值及市場價值

3.黃金保險-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

台灣可能有另一種需要採用比特幣的理由,就是分散風險。其實台灣央行一直是全球黃金儲備的佼佼者,台灣儲備黃金數量高居全球第13名(423.6頓),僅次於歐洲央行(502.1頓),現在這些市值超過7,793億元新台幣(268.7億美元)的黃金,通通存放在新店烏來山區(國軍文園營區),平時由100多名武裝憲兵看守。

台灣被經濟學人稱之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理由就是隨著中國不斷壯大軍事野心,兩岸之間隨時可能發生戰爭,但除了總統府之外,其實新店烏來的金庫,才是全世界最危險中的危險。
在最糟的情況下,戰爭發生時黃金根本難以保護,也搬不走,有敵方軍隊開進來,就有可能通通被搬走。失去武器可以再買,或是等待他國援助,但失去黃金儲備的新台幣很可能會被直接打垮,市場對新台幣失去信心,擠兌就會發生,民心也就跟著渙散,過去台幣已經發生過一次。
核電廠、石油槽可以被炸毀、金庫可以被搬空,房子搬不走,但比特幣可以做為國家的戰爭資產之一。若央行將部分黃金儲備的份額轉換為比特幣,例如將10%的黃金儲備(約27億美元)換為67,500顆比特幣,則比特幣將成為戰爭時的黃金保險,讓敵人縱使可以獲取實體黃金,也無法搬走數位黃金,比特幣可以被快速鉅額移轉至海外,讓敵軍無從下手,保存國家實力。


採用比特幣已正式成為一場全球賽局,比特幣的存在就是政府必須面對的日常工作,而接下來會演變成各國政府間比特幣採用的賽局。

歷史的機會跟巨輪現在掌握在我們手裡,我們可以選擇在對立面,也可以選擇一個屬於人民與政府的 Plan B。

也許你也會想看>>

回到頂端